文章收藏,花鸟鱼虫 - 手串核桃 - 我为珠狂 - 案头没一只笔筒,怎体现有文化?

案头没一只笔筒,怎体现有文化?

2018年4月14日10时43分 来源: 我为珠狂

点击“我为珠狂” 可以订阅哦!



清康熙 青花釉里红“圣主得贤臣颂”文笔筒


凡是心仪中国古代文化的人,意识里总希望自己的案头能摆放一个笔筒。

古代文人书房中的家具,尤其是明代文人书房中,家具风格都是简素的,基本上不雕花。简素并不意味着简单。越是简素,越能体现高雅和有文化——全部体现在对于细节的推敲上。(来源于网络)

清康熙 洒蓝地五彩人物纹笔筒 故宫馆藏


笔筒应该是竹木材质在前,瓷制在后。明代笔筒竹木居多,入清以后,瓷笔筒风行,品种应有尽有,在康熙一朝达到高峰。之后的雍正、乾隆时期,笔筒风格变幻万千,常有美轮美奂之作。

清中期 罗聘款仿倪云林画意紫檀笔筒


就材质而言,紫檀或者黄花梨的木质笔筒,受众最多,市场上也最容易拍出天价。比如,这只笔筒——


取紫檀为材,整挖而成,直筒式。其造型简洁沉稳,本身纹理和色泽更显得此器素雅大方。外壁通体以阴刻技法刻怪石枯木远山图,平刀为主,刀工老道雄劲,以刀代笔,通过入刀深浅、轻重以及角度变化,表现出水墨画中用笔的轻重疾徐和用墨的浓淡干湿,形简意足。




清乾隆 “恽冰”款紫檀岁寒三友题诗六角笔筒



此笔筒紫檀所制,直筒,六角形,侈口圈足,底部六顶角设六矮足。每边有一浮雕开光,分别阴刻梅、竹、松图样,取“岁寒三友”之意。图与图间穿插阴刻行书诗文:“老干悬霜紫翠分,一山风雨半空闻,携琴欲扫苔根石。”“雨后池塘竹色新,钩帘翠雾湿衣巾,喜比他乡见似人。”“映水一枝闹,春后笔底来。高楼漫吹笛,终不点苍苔。恽冰。”整器造型简洁素雅,包浆醇厚,颇具文人意气。


清晚期 子安款紫檀诗文笔筒


此笔筒以紫檀整挖而成,直壁圆口,平口平底,下有圈足,通体光素无工,浅刻阴文行书诗文:“桐江春水绿如油,两岸青山送客舟。明秀渐多奇险少,分明山色近杭州。兰溪西下水萦回,分付船窗面面开。紧记心头须早起,明朝无数好山来。子安刊”且落有“士俊”“之印”两方篆体小印。


整器虽以刀代替笔,犹能融会贯通,不囿于平铺直叙文字,刻勒俊挺,以刀就笔,体势灵动,婉转自如,时浸秀润之气。整器包浆光润,刀工利落,不失为一件清玩珍品。




清早期 紫檀诗筒


此笔筒纹理美观的紫檀制成,直身圆口,下承三小足。通体光素无工,以自然瑰丽纹理取胜,予人以简约雅致之感。整器造型虽小巧却不失端庄规整之感,展现紫檀自身气质之外,又不失书卷文气,多年的把玩使得笔筒周身形成浓厚的包浆,历史气息浓郁,温润凝重,色泽深沉。



清早期 黄花梨葵口笔筒


此筒以黄花梨木为材制成,作葵花形,外壁起花棱,平口,底部随形起足。周身光素,有黄花梨特有的自然纹理,形象秀雅出尘。底部饰有阴刻曲线,从中心呈放射状展开,蔓延到足身,如绽放之花朵。整器打磨光润,颜色深沉,包浆自然,简约雅致,突出了木材纹理的自然美和书卷气,显示了文雅之气。


黄花梨生长十分缓慢,虽经百年仍粗不盈握。黄花梨木制作笔筒要求甚高。直径超过十五厘米的笔筒需要生长数百年的黄花梨树木的芯材才能做成,此件工料俱佳,实属罕见,十分珍贵。


清早期 黄花梨百宝嵌小笔筒

清早期 黄花梨百宝嵌笔筒


百宝嵌始于明,盛于清。是把宝石、珍珠、珊瑚、翡翠、玛瑙、象牙、螺钿等一些珍贵材料混合镶嵌,利用其不同的色泽达到五彩缤纷的艺术效果。据张贷在其《夜航船卷十二宝玩》所云:螺钿器皿。嵌镶螺钿梳匣、印箱,以周柱为上,花色娇艳,与时花无异。其螺钿杯箸等皿,无不巧妙。




清早期 黄花梨笔筒


此件笔筒以黄花梨整挖制成,形器较大,平沿平底,厚壁。外壁以减地浮雕技法,仿自然形态雕琢出树瘤形状,瘿结累累,配合其自然纹理,高低起伏,盘生区结,沟壑纵横,疏密得当,颇具天然意趣。笔筒腹底挖脐,为防止天气冷暖交替时笔筒开裂、变形而特制。其质坚实厚重,历经岁月,包浆莹润。


此笔筒体形厚实,构思巧妙,置于几案,实用之余,如同置老树槎根于案头,宛若将自然之韵融入书斋,有古朴清雅之韵,体现主人追求自然返璞的天成之境。




清 黄花梨嵌八宝花鸟笔筒


据《广志绎》载:“如斋头清玩、几案床榻,近皆以紫檀、花梨为尚雕镂亦皆商周秦汉之式,海内僻远皆效尤之,此亦嘉、隆、万三朝为盛。至于寸竹片石,摩弄成物,动辄千文百缗”。


明朝文人,尤其晚明时期,文人自制成癖,工匠穷极工巧,许多精美绝伦的笔筒,“几成妖物”,令今人叹为观止。


清乾隆 竹黄花卉纹海棠形笔筒


此笔筒竹胎贴黄,由四片竹片拼接而成,呈海棠式,口足相若,稳重厚实。口沿和底沿饰以一圈连续回纹,筒身开四开光,每个开光中饰以浮雕纹样。四角沿边框錾缠枝牡丹纹样,开光中心雕如意纹,围绕如意纹饰四缠枝牡丹纹,形成菱形图案,取“富贵如意”之意。整器借用海棠形的器形变化,方中见圆,圆中有方,于妩媚中含端庄,含刚劲于婀娜,匠心独具。


竹黄工艺是以大型的南竹为材料,将新鲜的竹黄片,经过水煮、晾干、压平等工序,然后贴到各种形状的器物上。竹黄浅黄色,色泽光润,类似象牙,又有“文竹”、“贴黄”、“翻黄”等称。竹黄工艺始创于湖南邵阳地区,制成的器物有匣、盒、盘、文具等。器物表面呈鹅黄色,清淡幽雅,大多为光素,很少有纹饰。



清中期 王梅邻竹雕山水人物诗文笔筒

竹刻是明清时期十分流行的艺术形式,尤以文房笔筒较为多见,赵汝珍在《古玩指南竹刻》中这样概括:“竹刻者,刻竹也。其作品与书画同,不过以刀代笔,以竹为纸耳。”


此件取细密段竹琢成,直壁圆筒,筒身修长,下承三矮足,造型简洁。外壁通体雕饰深山访客图,画面有山石、苍松、楼阁、行者。一侧楼阁被峭壁苍松掩映,楼阁中似有一人正抚琴等待友人到访。此楼阁雕工简洁,与其周围繁杂的松枝简繁相衬,疏密有致。另一侧层层松石下有一人正骑驴缓缓而行,身后一小童随侍。笔筒背面留白处阴刻行书诗文款识“冻合千林都似玉,前村香逗一枝春梅邻”。

清早期 宗玉款竹雕访友图笔筒


此笔筒取一段竹节挖制而成。直壁圆口,底内凹成圈足,足下銼三矮脚。外壁将深挖浅雕相结合,通体琢山林访友图一幅。一文士头戴冠帽,身着宽袍,正骑马款款而行。其身后一小童随侍,一手持梅枝,一臂抱琴。不远处怪石耸立,石后出一苍松挺立,直出筒壁,又有枝丫斜下而出,呈合抱姿态。人物、岩石采用高浮雕技法,松针则为浅浮雕,衣纹、石痕又用阴线刻之。背面留白处阴刻款识:“特访杳苍信蹇行旾苍中宗玉”,字形周正。


整器做工精细,构图和谐,层次繁富却又分明,刻工圆滑老练。配木盒,盒盖背面有行楷题款:“明顾珏雕竹寒行寻梅图笔筒泽君题签”。此件笔筒为台湾收藏家张守积旧藏。




和今天我们偏爱实木家具一样,明清两朝,古人也是以天然木制作的文玩,最为文人墨客喜好。


古人制器喜好“载道于器”,文人上书房案头陈设器物,实用之外,更是精神化的象征,是以澄怀观道,以达悠游隐逸自然。


超大号笔筒,由此诞生。


明 瘿木大卷缸


我们时常能看到,那种超大号实木笔筒,被置于书房,盛放画卷,颇增自然古朴之意。


其实,它们有专业命名——卷缸。


卷缸是中国古代除了笔、墨、纸、砚以外另一重要的文房用具,深受文人墨客的喜爱。自明朝中晚期,经济上的富庶繁荣,文人士大夫更加追求精神上的洒脱闲适,身边案头之物成为文人精神的寄托。


文人的案头开始设置卷缸,因其实用方便,很快就风靡天下。加之该时期天然木制作的文玩,为文人墨客喜好。


清 奇木根瘤卷缸


清乾隆 黄杨木香山九老图大卷缸


比起床柜、桌椅、几案等家具,一个小小的笔筒似乎很不起眼,但它也凝结着中国古代家具所蕴含的全部哲学思想,包含着很多人文气息,细节处甚至令人叹为观止。各朝文人积极投入创作,融入了无数文化精神与美学思想,体现了文人独有的生活理念和情感追求,使其更具文化魅力和价值,成为文房清供一枝秀,为后人赏玩珍藏。




图文 |本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 | 博




传播佛珠、手串文化

分享最全、最新文玩资讯


“我为珠狂”工作室

微信号 : 499975780


手串核桃

手串核桃知识,手串核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