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收藏,花鸟鱼虫 - 古董收藏 - 红木中国市场观察 - 中式家具中的禅意,红尘中的一盏心灯

中式家具中的禅意,红尘中的一盏心灯

2018年4月14日11时03分 来源: 红木中国市场观察

点击蓝色字欢迎订阅


"禅"从何来?


据《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记载:


大梵天王至灵山法会,以金色婆罗花献佛,请佛说法,世尊拈花示众,并无所说,大众皆不解其意。唯独迦叶尊者,破颜微笑。


世尊言:"我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总持任持,凡夫成佛第一义谛。今方咐属摩诃迦叶。"


此法门以心传心,传至菩提达摩时,达摩于六朝齐、梁间从印度东来,成为中国禅宗的初祖。



传至六祖慧能时,禅宗得以发扬光大。


六祖慧能是我国佛教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佛教历史上,一般只有佛祖释迦牟尼所讲的才叫经,其他的只称为“论”六祖慧能所讲的《坛经》,是唯一一部与释迦牟尼所讲并列被称为【经】的。


慧能本一介文盲材夫,没看过佛经,却一听就懂,因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而得五祖认可,并传以衣法,为第六代祖。


六祖慧能强调心性的运用,以明心见性为宗旨,主张心性本净、佛性本有、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以此修持方法取代繁琐的经文,成了影响久远的中国禅宗主流。



禅宗

先是在宋元时代滋养了程朱理学,

继而在明代又化入阳明心学,


这种润物无声的影响

也发生在古典家具发展史中,


一些特殊类型的明式家具

在名称前直冠以“禅”字。


《听琴图》宋徽宗 故宫博物院


椅具被赋予的禅宗境界,

尤如一盏心灯,

越来越多的人们从这盏心灯中,

悟健康、悟爱、悟美、悟真理。


明式古典禅意家具充分体现了古代匠人的睿智巧思,以及简素、空灵、寂静的禅宗理念。也是古代文人和士大夫审美趣尚的一种具体再现,让人们在闲寂的境界中去体会家具形体中特有的质朴、洗练、寂静和不张扬的内在品质。


禅床



郑板桥有诗赞曰:“春雷一夜打新篁,解箨抽梢万尺长。最爱白方窗纸破,乱穿青影照禅床。



明末清初 榆木黑漆禅床


禅床,即坐禅之床,乃高僧隐士参禅悟道、拂尘谈玄时的坐具,所以在制作上通常会舍去一些不必要的装饰和壮硕的结构,好予人沉静肃穆的感觉。



说到禅床,有这么一句话叫:大千世界一禅床。讲的是苏东坡与佛印禅师的故事。


有一天苏东坡要到金山寺去拜访佛印禅师,苏东坡便先写了一封信给佛印禅师,不必出来迎接自己。因为赵州禅师说他接待客人有三等:上等的客人,就睡在床上用本来面目接待他;中等的客人,到客堂里用礼貌接待他;第三等的客人,就用世俗的应酬到前门迎接他。


苏东坡自以为了解禅的妙趣,佛印禅师应该以最上乘的礼来接他——不接而接。


可是,当苏东坡到达金山寺的时候,佛印禅师已经在金山寺的山门外迎接苏东坡了。


苏东坡哈哈一笑,说道:“禅师!你的工夫到底不及赵州禅师,你的境界没有赵州禅师洒脱,我叫你不要来接我,你却不免俗套,跑了大老远的路来迎接我。”



佛印禅师却说:我佛印是把大千世界作为我的禅床,你以为我佛印到山门外来迎接你吗?没有!我还是睡在床上,因为大千世界是我的禅床。


这便是“大千世界一禅床”的典故。


除了是僧人坐禅习课时所用的重要家具外,禅床在明代也为文人雅士所重视,是书斋内必设的家具之一。



明代作家、画家、园林设计师文震亨著的《长物志》中,他所向往之“云林清秘,高梧古石中,仅一几一榻,令人想见其风致,真令神骨俱冷。”的元代高士之秘境,是晚明文人士大夫普遍痴于山水、癖于园林,在避世的处境中內心所呈现出的一种清寂写照。


文震亨在《长物志》室庐卷、及位置卷里不止一次的提到:“山斋书房中宜设禅床,以供长日清谈寒宵兀坐。


清早期 榉木禅床


清 酸枝雕福禄寿字禅床


明 黄花梨无束腰禅床


或许有人问,既然承认它是坐具,为什么不名之曰“凳”,而称之为“床”?


王世襄先生称,宋代以前常把坐具称作床,如胡床、绳床、藤床等,古代都有用作坐具的记载。


禅椅


清中期 有束腰回纹马蹄腿禅椅


古代禅师禅坐一般都有特定的椅子,名为“禅椅”。


禅椅的尺寸和构造与普通的椅子不同,它适合禅师盘腿而坐,并能使禅师腰部抵直,坐成标准的打坐姿势。


清中期 紫檀禅椅


在结构上,禅椅有鲜明的特点:


首先,坐面宽大,足以盘腿坐于其上


其二,后背和扶手均为空灵的框架。为打坐者隔离出了一个自我的空间,可供其在此相对独处,从容地思考;


明 黄花梨罗锅帐矮老禅椅


清 黄花梨矮背禅椅


从古代家具发展演变的历程来看,禅椅恰好界于宋代流行靠背扶手三面平齐的大椅和明代流行的玫瑰椅之间。禅椅使我们清楚地看到传统家具由宋到明的演变过程。


黄花梨禅椅


红木竹席禅椅


红木书卷禅椅


禅凳


专门用于修禅打坐的禅凳,也是历代文人书房里的常见物。


明晚 黄花梨圆包圆禅凳


相比普通的凳子,禅凳的座面尺寸更为宽大,四个凳腿也更粗大坚实,构造略为低矮,像是一张小型的几案,可供人盘腿其上,修习禅定功夫。



由于标准的打坐姿势要求腰部挺直,腿背放在股上,盘膝而坐,因此禅凳也不设供人倚靠的椅背,但是凳面常会采用编织的制法,以细棕绳或软藤交织为座面,使之柔软透气,坐起来更为舒适。



禅凳样式也是洗练而素净,无过多的雕饰,让人感觉到深远的禅意正家具中流露出来。


明 黄花梨席面禅凳


白居易诗曰:“中宵入定跏趺坐,女唤妻呼多不应。”既讲述了他对打坐的痴迷,又得意地炫耀自己禅定后明镜止水般的心境,以至于妻女在旁边多次呼喊,都恍若不闻。


明 黄花梨马蹄束腰大禅凳


由于禅宗宣扬“人人皆有佛性”,历代自命高洁、努力保持品德节操的文人士大夫,为追求虚明澄澈的本源心,都将面壁打坐、专心致意参禅作为每日必修功课,禅凳也成为书房中一件重要用器。


其素净大方、典雅庄重的风格,蕴涵了使用者不执着、不贪恋的禅悟审美思维,也是一种“禅意”的外现。


黄花梨圆包圆大禅凳


黄花梨禅凳


紫檀梅花形六角禅凳


紫檀宝相花禅凳


红木禅凳


圈椅


圈椅顾名思义因靠背形状如圈而得名。



椅背连接着扶手,视觉上自左右向下圆转而下,十分顺畅,椅腿就着横枨,给人一种四平八稳又不失刚正的感觉。椅盘之上为圆木椅圈后背和扶手一顺而下,注重肘部、腹部、臀部的支撑。椅盘之下外圆里方,三面素牙条,暗合天圆地方的传统思想。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圆”是其一个最基本的文化标志,做人,要讲究处事的圆滑;做事,要讲究功德圆满;做器,要讲究器物的圆润。



匠人们意识到了“圆”在家具中的独特性,将长期的积累和丰富的经验融汇成集柔婉的线条、疏远的空间,与修长的形体为一身的令人赏心悦目的艺术品。


明 黄花梨素面圈椅


清 榉木龙纹圈椅


清 黄花梨雕云纹圈椅


清 紫檀高靠背朝府托泥圈椅


清 红木福庆有余圈椅


明17世纪 黄花梨圈椅


一围椅圈,仿佛风中柔美的丝带,如潺潺流水般顺畅,放飞着内心的张扬,又似层层凝脂般的圆润,聚敛着谦逊儒雅,背板稍显弯曲的弧度正好为身躯提供一个支撑点,使身躯挺直而又不显僵直,一把圈椅恰似一位君子,默然而立。


官帽椅


北官


南官


官帽椅因其造型酷似古代官吏所戴的管帽而得名,家具里常见的官帽椅有北(四出头)官帽椅和南官帽椅。



明式家具里官帽椅的原型可以追溯到明代王析的《三才图会》中的幞头,从侧面看官帽椅的扶手就像幞头的前部,椅背就像幞头的背部,官帽椅的造型如行云流水一般的顺畅、飘逸,又如骨骼清俊、棱角分明的文儒雅士。



将椅子塑造出官帽的形态,又表达出了文人雅士内心渴望出仕的情怀,他们希望通过十年的寒窗苦读,金榜题名博得功名利禄,即便他们不愿进入庙堂,世间的一切也能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因为他们的书房就是一个包容的空间。



画案


画案,是长形桌案的一种,也是明式书房家具中使用频繁的家具样式。



常见的画案以平头案为主,一般在书房里居中的位置,画案面板宽阔、平敞足够平铺最大的宣纸,可做文章也可作画,四周放置椅凳,主人使用时可以站立也可坐于画案后的官帽椅或扶手椅,文人学士在书房或坐于椅上咏读文章,或俯与案上写诗作画。



画案的组成也说明了明式家具造型简约大气,仅一张面板、两个牙板、四条桌腿仅此而已。雕刻仅出现在两条牙板上,虽然只有几条线,但做到了赠则累赘、减则散架,看似普通却恰恰符合文人书房对家具使用功能的要求,起到画龙点睛之意。



每一笔雕刻必定是生辉之笔,每一笔雕刻都被最大限度的意象化、抽象化,几条线就是富贵的牡丹;几条线就是吉祥如意;几条线就是梅兰竹菊,看似简单的雕刻线条,却勾勒出了无尽的想象,文人身处的空间也许只是一间简陋的书房,但是文人心中的世界却能涵盖天下。


清中期 红木夹头榫画案


红木云龙纹三弯腿大画案


清乾隆 黄花梨云龙纹画案


清 紫檀透雕夔凤纹画案


清17世纪 黄花梨画案


明早期 剑腿大漆画案


清 红木草龙纹画案


清 紫檀大画案配紫檀扶手椅 (一套)



古往今来,“禅”的思想

影响着中国家具的设计理念,

我们可以在不少家具

尤其是明式家具中找到“禅”的印记,

委婉含蓄、干净简朴,

若有若无、若虚若实,

给人留下广阔的想象空间,

给人点亮一盏心灯!

——END——


热门文章推荐

现场实拍,如何分辨红木烫蜡的真假?

5个不容错过的中国古典家具馆……

红木市场沉浮中,杀出三匹“黑马”!


版权说明:本文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小编整理修改,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私信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古董收藏

古董收藏知识,古董收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