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网 - 比特网 - - - 与季羡林齐名的大师走了,大儒时代正式终结

与季羡林齐名的大师走了,大儒时代正式终结

2018年2月09日08时00分 来源:

近日,国学泰斗饶宗颐先生在睡梦中安详逝世,享年101岁。


这位倾其一生贯通中西之学,甲骨敦煌、梵文巴利、希腊楔形、楚汉简帛,无一不晓;茹古涵今之学,上及夏商、下至明清,经史子集、诗词歌赋、书画金石头,无一不精;人谓“业精六学、楚汉才备九能,已臻化境”的国学大师,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他曾与钱钟书并称“北钱南饶”,与季羡林并称“北季南饶”,这个巨星陨落的时代,为后世,他们留下了无穷的智慧。




饶宗颐先生自幼家境富厚,按其自述所言“我家以前有四家钱庄,在潮州是首富,按理似乎可以造就出一个玩物丧志的公子哥儿,但命里注定我要去做学问。”


首富的家境但却并没有培养出一个“王思聪”,而是培养出一代国学大师,少不了家人的影响。


饶宗颐先生的父亲是潮州大学者,在家乡建立了潮州最大的藏书楼“天啸楼”,少年饶宗颐不喜学校的教育,一头埋进藏书楼里自学,每天与书为伴,与诗为偶。



16岁的他,开始续编其父的《潮州艺文志》,并刊登于“岭南学报”,正式踏入学术界。


18岁的他,受当时著名学者温丹铭举荐,被聘用到广州通志馆,专职艺文纂修。


他几乎看遍馆中所有地方志,并以地方史志开始,扩大到中国相片史、印度西亚及人类文明史,晚年时则致力于中国精神史的探求。


他一生著述3000万言,研究领域囊括敦煌学、甲骨学、词学、史学、目录学、楚辞学、考古学、书画等八大门类。


他通晓英语、法语、日语、德语、印度语、伊拉克语等六国语言文字,亦研究梵文、古巴比伦楔形文字;精通古琴,是撰写宋、元琴史的首位学者;善于辞赋,书画作品自成一家。




对于为人修学,饶宗颐先生有着自己的看法,对于同样是做研究,却被焦虑、秃头、压力大深深困扰的后来人、博士僧们有着建设性的参考价值:

为人修学有着自己的三境界。


“漫芳菲独赏,觅欢何及。”为第一重境界,意为孤独里思考和感悟,上下求索。


“看夕阳西斜,林隙照人更绿。”为第二境界。意为夕阳西下时,虽然并非赫赫如中天之日,但仍然不失其光辉。


一般人都不愿意进入第二层境界,大家既不愿意承受孤独寂寞,又不肯让光彩受掩盖,只注重外面风光,不注重内在修养。殊不知,越想暴露光彩,越是没有光彩。


“红蔫尚伫,有浩荡光风相候。”为第三重境界,意为无论如何都要相信,永远有一个美好的明天等候自己。



饶宗颐先生生前,住在香港的一处跑马地,每当赛马日来临,他喜欢在躺椅上一坐,看着窗外骏马竞逐。


每天清晨四五点醒来,像村上春树那严格的作家生活一般,写字、看书、做研究,然后睡个“回笼觉”,醒来去附近一家潮汕菜馆用餐。


他引用元朝的一句诗“一壶天地小于瓜”,说自己是“每天坐在葫芦里。”


就这样安静地在自己的天地里,清净达观,身心愉悦,自然长寿。




每当提起各种光环与称誉,他总淡然一笑“呵,大师?我是大猪吧!(潮汕话里‘大师’与‘大猪’同音)。现在‘大师’高帽满天飞,太多了!”


他一直不是十分在意这虚无缥缈的光环,“慈悲喜舍”,这是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前矗立的、饶宗颐亲笔书写的四个大字,蕴含着他对人间的一片悲悯之心。


他将自己数十年的学术藏书悉数送给香港大学,得以成立饶宗颐学术馆,时至今日该馆称为全球汉学界的文化交流中心;汶川大地震,他当即捐款20万港币,青海玉树地震,捐款十万港币;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他捐出160万人民币;书法作品拍得的数百万元也捐给了有关慈善组织。



他担忧地球,担心人类,提出“天人互益”,希望人们往“天人互惠”的方向去努力。

我对人类的未来是悲观的。人类自己制造各种仇恨、制造恐怖,追求各种东西,变成物质的俘虏,掠夺地球资源不够,还要到火星去,最终是自己毁灭自己……大自然正在惩罚人类破坏所造成的恶果。



他说,要为香港开启智慧。


在2002年,在香港大屿山的一处旅游胜地,饶宗颐在38株巨木上镌刻了斗大的《心经》全文,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户外木刻简林。

现在的人太困于物欲啦。


心无挂碍的‘挂碍’,是自己造出来的障碍。


他对这个世界,有一双很冷的眼,和很热的心。


世上已无饶宗颐,天上多一文曲星。


先生千古!

(本文来自:艺术中国artchina,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拾遗古今,格物鉴器!

闲情雅趣|人文空间|古典家具|器物之美

点击“阅读原文”,欢迎进店逛逛

知识,文章